您所在的位置: 北京生活网 >> 财经 >> 财经政策

财政部长刘昆接受新华社访问表态大规模减税已在路上

       央行通过降准向市场释放12000亿资金后,财政部也坐不住了。10月9日,财政部长刘昆以接受新华社访问的形式对外表态,全面落实已出台的减税降费政策,同时抓紧研究更大规模的减税、更加明显的降费措施。“更大规模的减税、更加明显的降费”非常抓人眼球。节前,各界对减税的呼声空前高涨,财政部这次的表态有点“久旱逢甘霖”的意思。对这个表态,不排除有人质疑:是财政部迫于外界压力(高层、舆论、央行等),随便说说而已。但是仔细观察最近的政策风向,这个表态确实有新意。
      据一见君长期观察,官方若要改变某项政策或者释放信号,一般都是通过权威媒体,直接发表署名文章或者接受采访。刘昆部长本次表态符合上述规律,也就是说这是官方安排的一次“表态”,不管是发布的媒介还是时间,都是有讲究的。新华社刊发的标题为《以更积极的财政政策护航中国经济行稳致远——财政部部长刘昆回应经济热点问题》,可以看出,是刘部长出来给经济提气的。在这篇文章中,刘部长主要讲了三点:
    1、“面对经济下行压力,中央已经明确,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。”这说明中央对今年(尤其是下半年)的财政政策已经定调——“比积极更积极”,这种定调是比较罕见的,高层也明白,直接让央行印钞放水刺激经济的老路不能再走了。按照刘部长的说法,执行积极的财政政策,一方面是减税降费(5月份已经减过一次),另一方面是加快债券发行。对于很多人关心的会不会继续减税的问题,刘部长说的是“抓紧研究更大规模的减税、更加明显的降费措施,真正让企业轻装上阵、放手发展。”
   2、解释了财政收入增幅高于GDP增幅的问题。原话如下: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,2015年我国宏观税负为29%,世界各国平均水平为36.8%;2016年我国宏观税负为28.2%,2017年为27.2%,连续两年下降。
GDP增速以不变价计算,财政收入增速以现价计算,不能直接对比。比如,2017年GDP增速为6.9%,按现价计算为11.2%,比7.4%的财政收入增速高近4个百分点。2018年上半年,GDP增速为6.8%,按现价计算为10%,而财政收入增速为10.6%。这一点就不做过多解释了,一句话,外界理解有误,要好好学习。
   3、国家减税是有底气的,减少的财政收入可以通过减少开支来解决。刘部长表示,今年以来,中央财政积极调整优化支出结构,严格控制一般性支出,加强“三公”经费管理。“财政收入取之于民,用之于民,每一分每一厘都应该花到刀刃上,必须做到花钱要问效,无效要问责。”刘昆说。除了新华社,《人民日报》也刊发了对刘部长的专访,一见君对比发现,虽然标题不一样(人民日报标题为《财政部部长刘昆——积极财政政策助力经济高质量发展》),但内容大同小异。同一天通过最权威的两家媒体对外表态,这本身就说明,刘部长不是随便说说而已,之后在减税方面可能会有大动作。
     一见君对刘部长关于“更大规模的减税、更加明显的降费”表态的信心,还来自于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杨志勇同一天发布的一篇文章。在这篇《大规模减税之猜想》的文章中,杨志勇核心表达了一点,中国是具备大规模减税空间的。他表示,社会各界对大规模减税早有期待。大规模减税要让企业和居民明显感受到,首次应设定好减税规模(刘部长说今年减税1.3万亿),并加以强调。“大规模减税应直接给出减税规模,而不是每年说一个规模,如5万亿元减税计划,就比每年减8000亿元或1万亿元效果更好。”杨志勇说。杨志勇还给出了具体减税建议,比如今年5月1日开始,增值税17%和11%的税率各降1个百分点,年内可再加大力度,16%和10%的两档税率一次性再下调2个百分点,6%的税率下调至5.5%。
      企业所得税税率应从25%下调至20%。美国税改之后,联邦公司所得税税率从15%-35%调整到21%。中国企业所得税税率下降5个百分点,也不能算大幅度的下降。此外,消费税税目税率调整已是时机。以2018年11月首届中国进口国际博览会召开为契机,大幅度降低消费税。个人所得税方面,杨志勇建议,美国税改,个人所得税最高税率降为37%。中国是发展中国家,最高税率下降至35%也是可以接受的。其他各小税种也可作同步减税规定。增值税和消费税税率的下调,就意味着城建税、教育费附加、地方教育附加等税费的同步下降。
       杨志勇还建议,在大规模减税政策实施背景下,除了某些可能涉及违法经营的业务之外,应尽可能不翻旧账,并在制度上充分体现,让企业信心满满,重新出发。就连大规模减税之后,财政可能无法正常运行的问题杨志勇都想好了,第一是向存量要流量。部分企业国有资产可以转换为现金的方式存在;行政事业单位的部分用房有变现的可能,二者都可为财政运行提供资金。第二是适当扩大2019年的国债发行规模。当前债务风险主要在地方,国债风险较小,2019年较大幅度地提高国债余额上限,可以应对减税政策的挑战。
        接下来就看如何执行了。如果执行不力,可能要违背上意了。中国政府网10月5日刊发了一篇《国务院常务会半年关键词:减税!》的文章耐人寻味。文章说:“新一届政府履职半年来,‘减税’一直是国务院常务会议的重要议题。”
     3月28日的国常会确定,从5月1日起,将制造业等行业增值税税率从17%降至16%,将交通运输、建筑、基础电信服务等行业及农产品等货物的增值税税率从11%降至10%。当时总理就说:“今天我们深化增值税改革,仍然要守住一个基本目标: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!”4月18日的国常会决定,对职务科技成果转化获得的现金奖励实行个人所得税优惠。4月25日的国常会决定,再推出7项减税措施,支持创业创新和小微企业发展。5月30日的国常会决定,下调日用消费品进口关税。8月30日的国常会,听取今年减税降费政策措施落实情况汇报,决定再推新举措支持实体经济发展。“已经部署的工作必须抓紧落实,对没有落实的或落实不力的要追责。”9月6日的国常会强调,要在确保10月1日起如期将个税基本减除费用标准由3500元提高到5000元并适用新税率表的同时,抓紧制定6项专项附加扣除的具体范围和标准。9月28日上午,总理在浙江台州主持召开座谈会强调,“减税”要加快推进增值税税率“三档变两档”,研究降低增值税税率。所以,高层对减税的态度不可谓不坚决,专家把路径也设计好了,刘部长的表态或许就是减税的开始。

  返回北京生活网首页>>   
关键字:财政部 新华社    发布于:2018-10-9      来源:互联网